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wanko | 31st Aug 2005, 10:51 AM | 一般 | (656 Reads)

(一) 闢設跨區旅遊性質單車徑有何作用?

政府表示決定將沙田、大埔、北區、元朗及屯門的單車徑串連成一條全長達七十公里的新界環迴單車徑,打算投入資源全面貫通新界區其他區域的單車徑網絡,並會修葺一些未完善的單車徑,預計最快可在五年後建成,屆時單車發燒友可從大圍出發,踏單車經沙田、大埔直抵屯門,沿途將會特別在一些風景宜人的地區,如北區雙魚河畔設置休息處及在雀鳥棲息熱點的朗原濕地設教育資訊站,讓市民享受鄉郊樂趣之餘亦可了解更多鳥類生態知識。

現時新界各區區內都建有單車徑網絡,不單是區與區之間不能貫通,就算是區內也不能貫通。以元朗區為例,一直以來就祇有由元朗至屯門之間沿著青山公路兩旁才設有單車徑。可是,隨著市區的發展,道路的改造和輕鐵的通車,這些單車徑已經成為『斷「厥」禾蟲』,被不少道路交匯處和和輕鐵路軌所『斬斷』。

除此之外,區內並無任何類似可供騎單車者使用的單車徑設施,故此,我們常可看見在公路上,單車與汽車爭路;在行人道上,行人不斷閃避飛馳單車。天水圍雖然常被指是單車的重災區,區內騎單車者的人很多,但一樣是缺乏單車徑的網絡,因此,政府構思的「新界 區單車徑,究竟是『樣板工程』?抑或是推動本土經濟的活動之一,還是甚麼的原因呢?

政府在諮詢文件中表示:「如果能將各區之單車徑網絡連接一起,組成一新界單車徑網絡,可使單車徑網絡成為一更有效益之設施。」不過,這些顯然是為遊人而設的旅遊性質單車徑對地區會帶來甚麼好處?又或會帶來甚麼新的煩惱、困擾呢?政府有否深思現時的沙田至大埔的單車徑是否已達到預期的效益?

(二) 連接或改善元朗區現有單車徑網絡能否配合新界區單車徑計劃?

諮詢文件中表示,有關工程分為兩部份:

(一) 連接元朗與北區之單車徑──由青山公路潭尾段的現有單車徑開始,沿錦田河東邊,牛潭尾排洪渠西邊,然後轉經青山公路的米埔段及新田段興建一單車徑,將元朗區及北區現有之單車徑網絡連接起來。

(二) 改善元朗及天水圍現有單車徑網絡中之主線,使成為新界單車徑網絡的一部份──元朗區內之單車徑主線有2段:(1)由洪水橋起,沿青山公路、 宏達路、朗屏路、褔喜街,然後經過東頭工業區至朗業街及青山公路;(2)由洪天路與青山公路交界起,沿洪天路、天水圍主河道東邊、濕地公園路、天葵路、天華路、天城路至天榮站。建議改善此2段單車徑之工程包括提供單車停泊位及目的地指示牌,及在可行情況下擴闊低於標準闊度與及連接斷續的現有單車徑。

正如在上文中所提到的,隨了由屏山元朗至屯門之間治著青山公路兩旁才設有單車徑外,區內並無任何類似可供騎單車者使用的單車徑設施,元朗與北區之間更加沒有單車徑,而且該段的青山公是過時的道路系統,現時是車多路窄,根本就不適宜供單車行進,附近亦缺乏土地供關建新的單車徑。

而元朗(包括天水圍)區內的道路均是非常繁忙,交通燈號轉換頻密,行人過路也需急急忙忙,經常出現人車爭路,還何來空間予預期為數不少的騎單車的遊人?

文件內亦指出會沿單車徑設置一些輔助設施,包括:有單車租賃及修理處、單車停泊位、資訊站、急救站、小食亭、休憩處、洗手間等。選址將建議分別位於元朗西鐵站旁及天水圍天榮站旁。亦會在分別在錦田河邊,牛潭尾排洪渠邊 (近錦壆路),青山公路側(近米埔新村及大夫第),康屏花園旁及天瑞路公園旁等多處設有休息處讓騎單車人士可稍竭一會繼續行程。在實地視察上述各地點後,便會發覺這些構思實屬天馬行空,不符現實。

元朗西鐵站旁及天水圍天榮站均為公共交通交匯處,貼鄰巴士總站、專線小巴總站、的士站等,鄰近亦無預留足夠的土地供政府闢建單車徑的輔助設施。同時,倘若在如此繁忙的交通交匯地點讓大量的騎單車遊人來往、停留,再加上這些遊人的單車駕駛技巧未必純熟,屆時的情況將會非常混亂,亦可能導致交通意外的不斷發生。

(三) 如何藉單車徑推廣元朗區的文物古跡及文化景點?

土木工程拓展署官員表示,新界鄉郊地方滿佈不少文物古跡當局在開闢跨區單車徑時,會特別研究如何連接起區內的旅遊及文化景點,好像古洞段的雙魚河畔風景宜人,會特別在每段單車徑旁開闢若干休息處,讓市民休息時亦可飽覽秀麗的河景。

不過,在交予元朗區議會的諮詢艾件中,卻未有將這項「見解」落實,而元朗段的旅遊性質單車徑幾乎與區內的文物古跡(包括:舊墟的滿清一條街、大樹下天后古廟、公庵禪師寺、屏山文物徑、廈村的鄧氏宗祠、靈渡寺、楊侯廟、錦田的吉慶圍、二帝書院、周王二公書院、樹屋、便母橋、沂流圈、八鄉上村的回歸紀念碑等)絕緣。

建議中的旅遊單車徑除了遠離文物古跡外,亦撇離非常熱門的紅樹林觀鳥區--(尖鼻嘴),雖然有部份路段是途經濕地公園,但這仍是令人感到失望的。濕地公園是一個指定的區域,不單要繳付入場費,而公園範圍內並沒有規劃地方供單車停泊;反之,尖鼻嘴一帶的紅樹林觀鳥區是一個完全自然的生態環境,遊人可沿著深灣路觀看雀鳥飛翔覓食與及對岸深圳的景色,而且靠近污水處理廠更有大片平坦的草地,可供遊人停留、遊玩,欣賞鷹鷺翱翔。

(四) 「長遠計劃」不著邊際

為了配合跨區單車徑的建設,政府將會(一)從天水圍天華路之現有單車徑接駁至流浮山路,再沿深灣路經上白泥,稔灣路經下白泥往屯門;(二)沿錦田河及山貝河,橫跨山貝河,然後沿褔順街及村路接駁至天水圍濕地公園之現有單車徑;(三)由青山公路與落馬洲路交界起,沿落馬洲路接駁至落馬洲瞭望台。

這三項「長遠計劃」各有天馬行空的本色。現時由流浮山至下白泥的穩灣路,是一條單線雙程的行車道,沿途高低起伏,彎多路斜,汽車的行進已很有難度,遑論單車了。況且由於目前下白泥與屯門間的穩灣有一垃圾堆填區,下白泥是無通道直接連接屯門。而錦田河及山貝河的河面寬闊,如要橫跨這兩條河的話,必須興建橋樑,橋墩會否妨礙水流,會否導致河床的沉積物增加,相信有關部門和相關的顧問公司並未仔細考量。另一計劃是由青山公路沿落馬洲路接駁至落馬洲瞭望台,眾所周知,落馬洲瞭望台是位於山崗之上,上落均倚靠一條大斜路,步行已非易事,單車又如何能夠到達。

(五) 對土地之規劃影響

雖然政府表示跨區旅遊單車徑的定線會盡量減少徵收私人土地,但依照上文的理解,政府必須在沿線徵收不少私人土地,亦同時必須在土地的用途和交通網絡的規劃上,作出重大、長遠性及地區整體性發展的再考慮。

(六) 工程推行的時問表

土木工程拓展署表示,若建議得到支持,將會安排落實有關工程。工程動工日期將視乎諮詢工作是否順利及將工程計劃刊登憲報時公眾的反應。但是,整項工程的推行會怎樣安排,分多少期?大約需時多久?工程對地區(特別是交通方面)的影響?這項計劃又如何與本土經濟和香港的旅遊業作出配合等,都未見有所提及或交代。

(七) 其他與單車駕駛有關的安排

元朗區的單車行進、停泊等問題,一直困擾著本區的居民,過去連續多年的道路交通安全運動亦以此作為工作的重點之一,究竟政府的交通部門(運輸署和警方)會否同時加強單車駕駛方面的執法,包括:交通條例、單車車身設施(如車燈、望後鏡、車尾反光板、響鈴等)的要求、單車駕駛者的設施(如頭盔)、單車停泊安排及場地等?會否同時改善區內的單車使用情況,如改善往來鄉村至市中心的單車通道、隨處擺放單車、不依交通指示行車......等。

(本文完稿於2005年3月30日)


[1] 單車豈能空餘恨

以前的中國是典型的「自行車王國」,單車是名幅其實的代步工具,但是也代表一種老土的印象,缺乏新潮的元素。時至今日,騎單車早已超脫了原始的交通功能,更加具有運動、休閒好處,甚至是一件很浪漫的事。

試想,熱戀中的小情侶逃離喧囂的市區,騎著單車進入郊區的單車徑,一邊騎車,一邊欣賞青蔥花木,時而打情罵俏,時而呼吸新鮮空氣。單車的諸多功能盡在掌握中,該是多麼難忘的回憶!

反觀香港市區的馬路,絕對不適合單車行駛。車多路窄,看到體型龐大的巴士來一個九十度的大轉身,礙於道路空間有限,騎單車者能不靠邊站,對巴士行注目禮嗎?別說單車,就是俗稱「肉包鐵」的電單車,在市區環境裡,也需小心翼翼、戰戰兢兢。

雖然單車的環保形象舉世公認,但是將單車視為「正統」交通工具,在香港這樣寸土寸金、節奏飛快的社會,似乎注定是一個「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妄想。郊區的單車徑嚴重不足不在話下,政府哪有閒情逸緻在市區搞單車徑呢?

誠然如此,鼓勵單車運動卻可以擺上政府的議事日程,這與政府的環保大原則是一致的,「藍天行動」可以考慮加入單車元素。五月五日是「台灣自行車日」,香港能不能也有自己的「單車日」呢?


[引用] | 作者 田中豐穗 | 8th May 2007 21:03 PM | [舉報垃圾留言]